25年后,父亲把我”带”进了警察局

我的爸爸,是个警察,

小时候,我总觉得,

爸爸回家好晚,走得好早,

他花在工作上的时间,

比花在家里的时间多得多。

后来,我长大了,

和爸爸一样,也做了警察,

总是不回家的那个人,

变成了我……

我的爸爸,总是很晚回家

在读六年级之前,朱永宁一直觉得,爸爸是不关心自己的: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老爸留给他的印象就是,老是不在家。晚上自己都睡了,爸爸还没回来,早上他去上学的时候,要么爸爸已经去上班了,要么就是前一天晚上加班加得太晚,还在睡觉。

别的孩子家长会都是爸爸妈妈一起去,可自己的爸爸从来没去给他开过家长会;别人家的孩子放学了,有时候是爸爸接,有时候是妈妈接,可在朱永宁的印象中,爸爸从来没去接过他。

最难过的,是生病的时候。别的小孩生病了,都是爸爸妈妈一起带孩子去医院,可朱永宁生病的时候,只有妈妈一个人带他。

那时候的医院,有时候大家不排队,缴费的窗口要挤。别人家都是爸爸去缴费,妈妈在旁边照顾小孩,朱永宁说,自己那时候看着妈妈小小的个子,去跟别的爸爸们挤在小小的窗口外面,总是觉得,如果自己的爸爸也在这里,多好。

那时候,朱永宁一直觉得爸爸不爱这个家,这种情绪,一直持续到六年级。从小和父亲的不亲近,导致他的叛逆期来得可能比别的孩子早上一些:六年级那个冬天的一个晚上,他决定把一直以来的“蠢蠢欲动”付诸实践,叛逆一把。

叛逆期的第一件事,就是不好好写作业,那天的作业朱永宁就随便对付了一下,可是当天凌晨,他就被父亲从被窝里揪出来丢到了外面——父亲凌晨下班,看到他潦草的作业,火了。

现在的朱永宁,已经到了而立之年,自己也做了父亲,再回忆起那天的事情,他说,觉得那个冬天其实很温暖。

因为那天之后他才知道,爸爸不是不关心他,爸爸虽然回来的晚,可是每天回来之后都会去看看睡着了的他,也翻翻他的作业,原来有时候早上起来发现作业本是翻开的,不是因为自己睡觉之前忘了合上。

晚回家的人,变成了我

如果说,男孩子的长大,是从不再叛逆开始的,那女孩子,就是从不再撒娇开始的。朱羽洁,1994年出生,从小就是个喜欢弹琴、喜欢漂亮衣服的小公主,现在和父亲一样,是个警察。

其实有很长一段时间,羽洁是想学艺术的,弹琴、画画,女孩子,温温柔柔的,多好。可后来,她还是和爸爸一样,做了警察,衣柜里的裙子越来越少,和老爸同款的警服越来越多。

小时候,朱羽洁也会觉得,爸爸不关心自己——唯一一次去开家长会还因为记错了班级被班主任批评;女儿一犯错误,就像对嫌疑人一样的态度对待自己的女儿……

后来,孩子长大了,成了年轻的警察,当年总是加班、不回家的父亲老了,退到二线,不怎么回家的人从爸爸,变成了孩子。

孩子们经历了、体验了,才能明白帽子上的警徽对于一个警察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也才能知道父亲那些不回家的日子,都在忙什么;更能理解父亲当年,对自己的爱到底有多深沉。

子承父业也好,精神的传承也罢,年轻的警察总是从他们的前辈手中,接过该自己承担的责任,踏上一段路,然后再传给下一代。和奉献有关的精神,就是这样在一代一代的薪火相传中,变得熠熠生辉。
文章来源:二更
本文由 宝贝集结号 作者:棉花糖 发表,其版权均为 宝贝集结号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宝贝集结号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3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