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而不学?“变味”的研学旅行该如何回归?

2021-09-09 栏目:行业动态 查看(1,081)

研学旅行是近十年来教育、文旅等领域的高热话题,最为炙手可热。三年疫情,研学旅行活动受到很大影响,但仍得到快速发展。9月17日,在山东临沂沂水天上王城景区举行的一场研学交流会上,国内知名研学专家、西安市教育学会青少年实践教育专业委员会主任韩新,站在教育公益的立场上呼吁:“国内的青少年学生应走出去,通过研学旅行来提升自身素质和竞争本领。”

了解一些研学活动的朋友或许感到疑惑:研学旅行、修学旅行、研学游、夏令营、教育综合实践……都是一码事吗?是不是随便一个称呼指代都可以。在9月17日下午演讲中,韩新廓清了这个问题。面对场内以旅游业界为主的研学活动组织群体,很直白地说,他本人对“研学游”一词很忌讳,认为“研学”和“游”不该组合在一起,给他的感觉是“研学被绑架”,成了一些人的赚钱工具。更害怕研学营地沦为“网红打卡地”。真正的研学和旅游是完全不一样的。

真正的研学应该围绕教育展开,把它作为一门课程,提前设定好主题,按步骤实施。在韩新看来,正因为研学旅行是中小学生课程的一部分,在暑期组织的各类打着“研学”名义的活动都不是真正的“研学旅行”。
研学旅行与夏令营也不是一回事。后者具有一定的旅游色彩,学生自愿报名参加;研学旅行则像正常上课一样,要求整班整班地参与,“一个都不能少”。

说到激动处,他甚至论断:由学校组织或指导的才是研学活动,由旅行社组织的都不是研学活动。
不怪韩新做上述论断,此前,山东文旅云智慧研学平台负责人许彬告诉记者,今年暑期,一些由国内各旅行社组织的“研学游”直接不像话,以最热门的北京研学为例,有的将原来常规的“北京X日游”直接改名“北京研学X日游”叫卖,内容完全一致,报价却高出若干倍。更有期间参加首都研学活动的孩子或家长通过媒体反映,说好的“北大、清华参访”因为供需严重失衡,变成隔着马路远远看上大门一眼,如此“研学游”竟然照样卖到上万元。

在研学旅行实施数年之后,一些教育背景的研学相关人士更愿意称之为“综合实践”,而“研学旅行”的提法仍保留。除了对“研学游”的提法不认同外,他们还呼吁研学旅行与“夏令营”切割。

最近十年来,国内轰轰烈烈的研学旅行何时开始发轫?
据韩新讲,研学旅行缘起与1993年那场中日少年内蒙古草原探险夏令营有很大关系。当时,北京的部分少年与从日本而来的70余名少年汇聚草原,开始“比拼”。事后,于1993年11月25日在中国教育报在头版头条位置刊登的一篇《夏令营中的较量》(作者 孙云晓),详细介绍了记者跟随采访的见闻:“中国孩子病了回大本营睡大觉,日本孩子病了硬挺着走到底”“日本家长乘车走了,只把鼓励留给发高烧的孙子;中国家长来了,在艰难路段把儿子拉上”……此文一出,国内舆论炸锅,到2014年初已有80余家媒体转载或讨论。就此发表了《黄金时代缺失了什么》《为孩子改造成年人的世界》等著名评述。

韩新提到,2012年春纪王崮春秋大墓惊世出土。就在这年下半年,安徽合肥、浙江杭州、陕西西安等几座城市的青少年相关部门人士被召集到教育部开会。会上讲了日本多年来开展修学旅行的问题,提出各市回去紧急开展中国青少年的修学旅行活动。此次会议可视为中小学生研学旅行的标志性起始事件,西安等城市先走一步。

国内研学旅行的大事件是2016年11月30日《教育部等11部门关于推进中小学生研学旅行的意见》发布。由教育部牵头,国家发改委、公安部、财政部、交通运输部等多部门参与,堪称研学旅行活动的总纲领。

紧接着,2016年12月,教育部召开全国校外教育工作经验交流会暨中小学生研学实践工作部署会,安徽省教育厅、西安市教育局发言。自2017年开始,全国各省市行动也起来了,纷纷派员赴西安等市学习。此后全国研学旅行活动如雨后春笋般开展起来。
“实践证明,当年位列在11部门中的,搞研学旅行活动非常活跃。”韩新说,比如工信部门,自意见发布后,其工业遗产游、工业研学游发展迅猛。可见研学旅行动员面、涉及面之广。

好的研学旅行可以涤荡人心,作为一位集“全国优秀教育工作者”“全国中小学德育先进工作者”等荣誉于一身的教育专家,韩新从中学时期就实际体验“劳动研学”,对于研学旅行的作用极其推崇。他认为,通过研学旅行,可实现“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的效果。

扫二维码与项目经理沟通

我们在微信上24小时期待你的声音

解答本文疑问/技术咨询/运营咨询/技术建议/互联网交流

郑重申明:西安宝贝集结号研学以外的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使用该案例作为工作成功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