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养孩子的妈妈,竟毒杀自己儿子……

01
28岁的徐蓉出生于一个普通农村家庭,中专毕业后成为一名护士,后与吴青恋爱并结婚,2015年5月生下儿子。
在她的朋友圈里,儿子穿的羽绒服要两三千,裤子也要1000多,她的化妆品多为国际名牌,有一套要3万多。由此,在徐蓉的朋友同事眼里,她家经济条件很好。

作为一名护士,每月工资2000多元,丈夫是一名普通的个体户,收入有限。那徐蓉哪来的钱支撑她如此高端的消费呢?

2017年12月,徐蓉用手机上网时,看到一个借款广告,上面写着“无需审核、放款快、利息低”等。徐蓉进入页面查看,并根据提示填写了自己的身份证号码、手机号、微信和QQ号等信息,没一会儿,她的微信就收到一个添加好友申请,徐蓉立即通过申请。很快,对方发来一张表格,让她填写自己的相关信息和常用的三个联系人号码。

随后,对方告诉徐蓉,为了核实其身份和信誉度,放贷公司需要获取其手机通讯录里的所有号码。

起初徐蓉有点犹豫,但觉得对方这样做也有道理,便同意了。按照对方提示,借助软件,让对方获取了自己的手机通讯录。

钱来得容易,花得也快。一个星期后,徐蓉没钱还款,向对方提出延期还款,并根据之前的约定,缴纳了30%的延期费。第二周,徐蓉向朋友借钱还清了第一笔贷款。

不久,徐蓉手里又没钱了,再次向对方申请贷款,并要求将贷款金额提高,对方同意。很快,徐蓉再次面临到期无钱还贷的问题,只好不断延期拖延时间,欠下的债务也越来越多,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

02
随着时间的推移,让徐蓉在债务的黑洞里越陷越深。最终走上了骗钱的道路。
随着欠下的网贷和亲朋借款数额越来越高,徐蓉拆东墙补西墙的办法难以维持,于是开始拖延还款。很快,债主开始上门追债。网贷公司利用之前掌握的信息,以电话、短信的方式,向徐蓉的亲朋好友狂轰滥炸,以此向徐蓉施压。

同时,网贷公司还派人上门追债,并威胁徐蓉,如果不还钱,就在其小区拉横幅、发广告,让她身败名裂。

(网贷催债短信)
此外,借钱给徐蓉的亲友也纷纷上门要债,徐蓉的公婆及丈夫多次追问其欠下巨额债务的原因,她都不说实话,因此与家人的关系日趋紧张。为了躲债,同时不让家人受到骚扰,2018年底,徐蓉独自在外租房居住。

儿子想念妈妈,她便把儿子接过来一起生活。

转眼,春节临近,向徐蓉要钱的债主越来越多。此时,因为夫妻感情逐渐淡化,丈夫提出离婚,并多次催促她尽快办理离婚手续。

此时,她有了一死了之的想法。

03
2019年1月2日,徐蓉从网上购买了6瓶农药。第二天收到农药后,她发现没有刺鼻味道,觉得毒性不行。为了在自己死后儿子有安排,1月3日中午,徐蓉发信息给丈夫,让他来自己租住的地方谈谈,想把儿子交给丈夫,但被丈夫拒绝。

当晚,徐蓉又从一个种子店里买了8瓶毒性很强的农药,并写了一份遗书。

4日,徐蓉收到赵昊发来的信息,称刘俊已经报案,并且咨询过律师,如果她再不还钱,警方将很快抓捕她,她将面临牢狱之灾。这些压力聚集在一起,她彻底崩溃。

当天下午,徐蓉拿出农药准备喝,想到丈夫不想要儿子,便决定带着儿子一起死。她将几瓶农药全部打开,拿了根吸管放到一个农药瓶里,递给儿子,儿子吸了一口:“妈妈,太辣嘴了。”然后吐了出来,她带着儿子到卫生间漱口。

不一会儿,儿子开始呕吐,吐完后精神明显不振,说要睡觉,她将儿子抱在怀里。

接着,儿子说身上冷,做过护士的徐蓉心里明白,儿子的毒性已经发作,她将儿子抱上床,自己躺在儿子身边,将剩余农药全部喝下,很快便失去了知觉。

徐蓉经抢救,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被送往重症监护室救治,三岁的儿子不幸离世。随后医生联系警方报警。

1月10日,依法对其监视居住。1月25日,徐蓉出院后被警方以涉嫌故意杀人罪、诈骗罪刑事拘留。2月1日,其被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诈骗罪批准逮捕。3月27日,警方将该案移送淮安区检察院审查起诉。

04
悲剧不止一起。据公开报道显示,近年来,各种因为借网贷被骗、疑因暴力催收而自杀的案例在各地均有发生。

4月10号早上9点15分左右,镇江年仅25岁的安徽女子小龚(化名)跳楼身亡。

其生前疑似陷网贷困境,并且遭逼债殴打。

4月10号早上,龚某起来的很早,她给3岁的儿子盖好被子,又陪着儿子躺了一会,然后说要去卫生间,结果在卫生间一直不出来。家人发现龚某一直没有从卫生间出来,最后一次推门,发现卫生间没有人,窗户大开,大家才发现她跳楼了。

在楼下绿化带中,龚某身上有不少血,当场死亡。

龚某自杀以后,贷款公司又继续打电话给她的家人逼债。

4月18号下午1点多,在金寨县关庙乡墨园村,死者龚某的丈夫廖某拿出手机,指着上面数个贷款公司催款电话,气的手直发抖。
廖某说,妻子是在江苏省镇江市京口区某小区的8楼跳楼自杀的,之后当地警方迅速介入调查。从龚某的通讯录里,已经发现多家网络贷款公司与她有交集。目前警方正在深入调查。
廖某介绍,他的妻子龚某一直隐瞒着他,直到出事的前三天,他才知道妻子竟然瞒着他,欠了几十万元贷款。廖先生说:“在网贷上面可能借了五万块钱,现在她在亲戚朋友那里借了五、六十万块钱去还这个网贷。”

现在妻子跳楼身亡,留下3岁的儿子,一家人悲痛万分。

据丈夫称,龚某平时比较独立,做微商的事很少跟丈夫交流。直到龚某跳楼的3天前,廖某的一位朋友才隐约提醒他,龚某可能遇到了麻烦,欠了不少钱。

05
两个案例读来都挺令人唏嘘不已的。纵观全案,我们不难发现,将她们逼上绝路的因素之一,正是令人深恶痛绝的“套路贷”。

现在成年人深陷套路贷的不少,令人心痛的是,未成年也在一步一步的走向这个深渊。

今年3月28号,长沙警方侦破了一起特大“套路贷”涉黑恶系列案,解救了106名受害女性。

在警方将她们解救出来之前,这些年轻女生被非法贷款套得死死的,因为无力偿还债务,女孩子们被逼迫通过卖淫偿还利息,甚至还被逼迫吸食毒品,她们中间,还有10名未成年人,最小的才14岁。

记住,昙花虽然美丽,但只能一现,一时的快感,虽然爽翻,但后劲非常折磨人生。千万别让“消费升级”的陷阱,断送了你明天的路。

文章来源:育儿你造吗

本文由 宝贝集结号 作者:棉花糖 发表,其版权均为 宝贝集结号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宝贝集结号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3

发表评论